辰旭KEYNO|徘徊於傳統片場與新媒體的鬼才導演|森.人物誌 Apr5 分鐘閱讀時間

我第一次接觸到Keyno的影片,是他在談影像後期柔焦的教學,我一直都很喜歡在Youtube上看影像教學,但他的影片似乎有股不一樣的魔力,那一個晚上,我幾乎把他整個頻道的影片都看過一次。

慢慢了解他之後,才發現這個人是個超級創作者,不止會拍片還會寫歌、饒舌、跳舞,而且他有股獨特的幽默感,超級是我的菜,所以我很早就在心中決定,有朝一日我一定要邀請他來上我的節目。

今天!就是那個有朝一日!

讓我們一起歡迎Keyno,先請他簡單的自我介紹

簡單自我介紹

嗨,我是Keyno,一個 MV 導演,有點斜槓的Youtuber,以前做過音樂,如果有人在聽嘻哈音樂的話,現在很有名的政大黑音,就是我跟朋友一起成立的。

Q:你現在是全職的接案者嗎?還是有自己的工作室?

我去年中剛成立自己的工作室,接案工作應該有個六、七年,直到去年才正式的成立公司。

Q:在這之前,你有在傳統職場上班過嗎?

我覺得不算有欸。

我大二時在 Vogue 擔任影音編輯,第一份工作就是拍片、剪片,不過只做了一年就出來結案了。

我在 Vogue 時的 title 是PT,但因為我能力還可以,主管也蠻相信我,所以我的工作內容跟正職幾乎一模一樣。

他們甚至還討論過,要直接讓我飛巴黎拍時裝周,不過他們想一想覺得:不行,好像還是太冒險了!後來我就沒去成。

Q:在 Vogue 待了多久?

剛好一年整,沒有待很久。

雖然 Vogue 的工作很多采多姿,每天就是看明星、吹冷氣,而且你頂著 Vogue 的頭銜,去任何場合都是橫著走的感覺。

但我自己覺得被關在一個公司裡,即使沒事我也要坐在那邊,這種很Routine朝九晚五的生活,讓我覺得很像機器人

我明明想要做的是創意、影像、創作,但我就只是做影像的上班族,一個影像勞工。

後來做一年之後,我就決定離職了。

Q:轉換過程中,一開始一定會沒有案源,你是如何解決的?

我覺得大家應該都差不多,就先從朋友開始。

我那時候才大學,就先從從學生社團開始,像是熱舞社、政大金旋獎,我去幫忙拍一些宣傳影片。

另外一個小小關鍵的轉捩點,是一場講座,那時候我們熱舞社在台大、政大、北大、輔大辦了一場聯合講座。

其中一個講者,叫做廖哲毅導演,他拍攝過電影長片《時下暴力

那時候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,就走上前跟他自我介紹。

他看了我的作品後,就半錄取我,讓我認他做師父,從那時候開始,我就跟著他慢慢越級打怪,開始能拍到一些當時我還拍不到的東西,哲毅導演絕對是我的一個貴人。

Q:如果有機會重學一次影響製作,你覺得有什麽更有效率的方式嗎?

我覺得最有效的方式:就是相機拿起來,就去拍!

其實看再多教學,學一堆相機怎麽操作之類的課程,都比不上把自己丟到片場,丟到拍攝的地方,拿你相機開始拍。

Q:經營YouTube,對你接案生涯有幫助嗎?

現階段來說,他不太算是幫助。

我的 YouTube 它本來只是一個side project,它就是一個我沒案子,比較閒的時候,隨性拍的一點小東西。

但後來認識了一些朋友,一些比較有經驗的前輩創作者,聊過才發現,其實YouTube也有他的商業模式。

比如說,我最近跟志祺77有認識到,他就有提供一些怎麽把自媒體跟傳統接案結合在一起的方法。

舉例來說:我幫一個歌手拍MV,那我就可以跟他談:我幫你拍MV,另外再幫你多出一個幕後花絮。

只要我流量夠、名氣夠大,具有影響力的話,我的賣點就是除了拍MV外,還可以再幫你在頻道上多一次推廣。

另外一種商業模式,就比如我跟Sony或蔡司合作,我跟蔡司說:

「這次拍攝所有鏡頭都用你的,但鏡頭你要免費借我。」

等到我更有影響力一點,甚至可以談,我用你的器材,但你要給我多少錢這樣。

這套商業模式,在國外已經運作很久了,他們很早就把傳統片場跟自媒體結合在一起,但台灣在這一塊走比較慢一點點,但我覺得在這一、兩年,也慢慢有廠商開始理解到自媒體的價值。

這是我看到的趨勢,也剛好很符合我頻道的設定。

我的頻道跟很多攝影Youtuber比起來比較不一樣,我是真的從由片場底出身的,很多攝影Youtuber,他可能只拍自媒體的東西(社群攝影師),但我反而是從片場進來的。

社群這塊,當然走的比較早,而現在片場這一塊的結合,我預期在這半年左右,會慢慢被廠商看見。

Q:你經營Youtube的初衷改變很多嗎?

我去年為什麽想成立公司?

很大一部分的原因,是我想解放自己的時間去做自媒體

公司那一端,我盡可能養成一個「接案版的Keyno接班人」;

整套商業模式是這樣,我這個人「KEYNO」是一個對外的品牌,我用我的名氣、影響力把案子接進來後,Pass給我公司的底下的人做。

我當然也不會放掉以前的工作,因為我還是很喜歡拍大企劃、大廣告,這些案子跟自媒體的成就感不太一樣。

Q:如果身邊有一個很好的朋友,說他想開始做YouTube,你會給他哪一些建議?

如果他想做攝影頻道,我會直接勸退

台灣市場就這麽小,在我之前就已經有很多比我更大咖的創作者,我都追不上他們了,你現在新進來,你要先追上我,然後再追上前面的人,市場實在沒有那麽大。

我會鼓勵大家來學攝影、學影像,但就去拍你想拍的東西,我常跟我學員舉例:

為什麽殯葬業者不能拍一個YouTube頻道?

為什麽蓋房子的不能有YouTube頻道?

不要說你今天學攝影,就只能做攝影頻道。

攝影的本質,其實就是在記錄

世界上第一部電影,它就是一部紀錄片,單單只是記錄這件事情,就會為你的人生帶來很不一樣的改變。

比如說我的頻道,雖然都是在做教學、做開箱,但光是記錄當下我的長相、我穿衣服的樣子,或我住的地方,這些內容放長遠來看,都會是很珍貴的回憶跟記錄。

不管你想要做的計劃是什麽,拿起相機,把當下的想法、樣貌記錄下來,過個3、5年之後,他們都會成為你人生很珍貴的東西

所以,我很鼓勵大家經營自己的 YouTube 頻道。

Q:你的頻道雖然主要在講攝影,但內容更偏lifestyle,跟一般傳統講攝影的頻道不太一樣,這是有設計過的嗎?

有,這是我計劃跟安排過的我不想要成為一個影像Google

我希望有真正的粉絲,而不是只把我當成一個人類的 ChatGPT。

我當初在設定頻道主題時就很清楚,我要做Vlog、做生活,我要把個性加進來,這些內容是做深度。

有深度,粉絲才會越來越鐵,越來越越喜歡我這個人。

而另外一塊,就是打橫向、打水平,讓對影像有興趣的人,會看到我的內容

他可能先被我的技術分享,像是教學、器材評測抓進來後,我再餵你我 Vlog 的內容,讓你開始對我這個人有好奇心、粘著度和歸屬感,這其實就是我最初的設定。

Q:如果你朋友想當Youtuber(創作者),你會想要送他哪一本書?

我心中有兩本,剛好是我很愛叫別人去看的書。

第一本跟創作比較無關,是關於要不要成為freelancer這件事,它叫做《離開公司,我過得還不錯

這本書影響我很深,讓我下定決心,不要再做任何 in-house 的工作,要當一個全職的freelancer。

書裡有非常具體的行動指南,比如說:要怎麽記賬。他有附一個很標準的記賬表讓你當模板,他也提供了成為稱職 freelancer 所要具備的 3 個元素,我可以直接暴雷給大家

  • 有才華
  • 準時
  • 好相處

這3個特質,你只要有2個,你就可以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。

詳細的內容,大家可以自己去看書。

而關於創作者,或說想成為Youtuber,我非常非常推薦大家看一本書,叫做《創作,是心靈療愈的旅程

這本書其實是熊仔推薦我的,他在做最新這張《Pro》專輯時,其實很卡關,而這本書,他是一個能幫你找回創作熱情創作動機的工具書。

不管你是哪類型創作者,一定會遇到撞牆期。

這本書他以週為單位,每週會給你功課,給你主題,逼你寫一些文字下來。

你會問自己一些問題,逼著自己去反省,在這過程中,你就會慢慢找回對生活覺察的能力,重新放大感官,進而再次找到創作的動力。

Q:你興趣非常廣泛,寫歌、寫詞、攝影又剪輯,如果沒有金錢考量的話,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麽?

我覺得我影像上的才華,在剪接這件事情上,如果可以的話,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Youtuber。

自己寫、自己拍、自己剪

我很討厭剪別人的東西,因為這是我認為自己最強的才華,我幫你剪,你還要改東改西,我就覺得很機車(所以我都會開一個很高的剪輯費)

我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剪屬於自己的內容

我YT頻道上最喜歡的兩隻影片,一支叫「我被迫成為大人」,另一支叫「我搶了酷炫的工作」

第一支,是講我爸過世那一年發生的事情,第二支,是我幫反骨男孩拍MV的幕後花絮。

這兩部影片,是我最想做的類型,但他們都很難,需要花很多時間規劃,也很難剪,所以他不太可能是一個regular的project。

如果在沒有時間&金錢壓力情況下,我就會想要一直做這種類似短電影的內容。

至於音樂,比較像是我從小的夢想,而我的終極目標,就是希望這兩個東西可以結合在一起,比如說我拍了一個短電影,然後配樂是自己做的;或是我寫了幾首歌,把它串成一個MV電影之類的。

Q:好奇問一下,會音樂這件事情,對剪輯來講是不是幫助很大?

其實不是會音樂,是會跳舞

剪接這件事情,尤其是MV剪接,跟跳舞是完全一模一樣的!一個是用身體表達音樂;一個是用畫面表達音樂。

這兩者的觀念、邏輯還有聽音樂的方法,完全一模一樣。

有一個 Youtuber 叫做「艾德可樂」,他是我的大前輩,但我們背景很像,都很喜歡舞蹈。

對很多人來說,我們影片節奏很好,可能就是因為曾經有過舞蹈的背景。

Q:那作為一個不會跳舞的人,該怎麽去領略這件事情呢?

你要先練習怎麽聽音樂。

跳舞的人聽音樂時,會把一首歌拆開來聽

一首歌,它一定會有鼓、有bass、有吉他,可能還有鋼琴。

我們練習跳舞時,就是練習聽到鼓跟人聲以外的所有樂器

而在剪接時,最笨的剪法就是一拍一拍剪,如果你聽得到吉他,就可以把拍點剪在吉他的點上,聽到其他樂器也可以,雖然說這是個笨方法,但這是剛開始最好的練習。

Q:講話類型的影片,也要這樣剪嗎?

如果是 Talking head 的影片,通常音樂就沒有主導地位,他只是一個墊在下面的鋪陳。你墊什麽音樂,老實說觀眾也不在乎,他們比較在乎聽你說話。

但節奏感好的人,能不能剪出更好的Talking head影片?

當然可以,但這東西有時候真的是一種感覺,有點難掌握,到底什麽時候該剪,什麼時候該打破背景音樂的flow,這很難教,必須要自己去體驗。

Q:有沒有自媒體人很愛做,但你其實很討厭的事情?

我想想看,要怎麼婉轉的說…

大部分的台灣人,都很愛看人像攝影,但有一部份或有些人所謂的「人像攝影」,說白了,其實就是被拍的女生…長得很漂亮。

這件事情對圈內人來說,其實都很清楚,你隨便買一個F1.8的大光圈,有壓縮感的鏡頭,快門按下去,照片就拍完了。

照片好不好看,就是取決於女生漂亮與否(或她穿的多或少)

我實在很不想搭上這個趨勢,我知道流量很重要,可是大家都這麽沒有對攝影的追求嗎?

很多創作人會怪觀眾美感養成不起來。

「台灣觀眾就是看不懂啊!」

可是反過來想,你如果永遠都餵這些東西給他們看,他們怎麽會懂什麽才是好東西?

Q:有你比較推薦的攝影的Youtuber嗎?國內國外都可以。

國內比較少,我常看艾德可樂,他算是我開始做YouTube,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因為他內容實在很酷,我才發覺說:哇靠,原來這東西真的可以做

華文世界另一個就是影視颶風,但他已經太大了,應該所有在玩影像的人都知道了。

國外的話,我自己最早開始追的當然是Peter Mckinnon,講到這個,剛好跟大家分享一下,我們前天有遇到一個攝影Youtuber,他叫做Jesse Driftwood

他是一個很瘋狂的 Youtuber,他會為了拼一個完美的開場鏡頭,就硬生生拍了3~5天。

他對攝影的堅持跟追求,是我很難想象的,在這個大家都搶著搭上IG Trend的時代,他卻還在追求這些影像的細節。

如果你想要看到比較少見、有質感的開箱評測,真的可以追追他的頻道。

Q:你們怎麼會有機會遇見他們?

其實我這次是來看 Danny Gevirtz 的首映電影,他也是一位Youtuber,正在拍一部電影長片

他從兩年前就開始群眾募資,他的執行製片也是一個Youtuber叫 Matti Haapoja,他整個主創的團隊都是YouTube背景。

他說自己所有的影像知識,都是從YouTube上學到的,所以他想要證明,如果 5~10年後,如果有一個小朋友長大想拍電影,他可以不用走傳統的製片路線,而是可以從Youtube開始拍。

他想證明這條路徑行得通!

我這次來加拿大,就是來看這部電影的私人首映,因為很多攝影界的Youtuber都來共襄盛舉,我才有機會在這裡遇見Jesse Driftwood

Q:2023年,你有什麽新計劃嗎?

我今年給自己的目標,就是我希望 Youtube 的收入比重能夠大大增加,收入比至少到 6 成接案、4 成 Youtube 這樣。

但我上半年很失敗啊!

為了要來美國,我花了超多錢,所以只好接超級多接案工作,頻道也超久沒更新了,我從美國回去後,應該就會大量轟炸內容出去。

我自己希望到年底,可以到個 3~5 萬的訂閱,真的開始從 YouTube 上產生一點點收入,我才可以更全心全意的投入 YouTube 創作。

Q:所以你的成長策略就是大量發片嗎?

其實更算是穩定發片

穩定發片是我跟志祺77聊完後,他給我最理想的建議;

不一定要頻繁,但一定要穩定。

哪怕你是雙週更也可以,你要讓你的受眾理解,我大概每隔多久來這看,就會看到新的影片,養成他們的收視習慣。

我也想要把整個頻道的內容質感,都再更升級一點,做出跟其他創作者的差距,像這次到美國,就拍了很多在台灣拍不出來的東西。

Q:最後還有想特別補充的嗎?

有!我在Yotta這平台上,有一個線上課程叫做《零預算也能拍!從發想到後製,影像製作全教學

這堂課目前為止的內容,已經有 10 小時左右,我把學習影像這八、九年來的畢生所學,都塞進這堂課程裡了。

因為我真的做的太認真,所以我之後會把它漲價,現在的定價是3,600,之後應該會至少漲到 5,000 塊左右。

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,可以在漲價之前把它買下來。

分享出去唄!
預設圖片
早安傑森

嘿,早安!我是早安傑森。

我幫助有專業技能的人,創造有品味的個人品牌,並真正賺到錢

文章: 220

發佈留言